第四章是 正文虐打 虐踢 虐身 虐心 羞恥  調教 高H 失禁 

 


這一章朕自問實在是太變態了....如果是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話她應該已經被送入院吧……所以別太認真噢:D

 

由於這是正文,所以前部分是無H的.....到了後面的話....請各自回避.. A_A

還沒有看上一章的也可以先看這一章

 


明明內心是個女漢子,可是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表達不到出來。

有時候內心的話語不經意地深透了出來,卻被別人罵她平日扮乖乖女,是個雙面人,。

小靡只好一直抑壓下去,漸漸地把自己孤立起來……

在她的心中,根本沒有人能明白她。

對,是渣攻x逗b受 高h 有愛 虐身虐心 之GL 文


本文過度殘暴,慎入啊!

------------------------------------------------------------------------------

「小靡!」



一把溫柔又有帶點中氣的聲音打斷了她們的對話,這位中年女士走到課室門前說道:

「小靡在嗎?」

「去我的辦公室!」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小靡身上,她目光呆滯,感覺到血液正在倒流,在心裏說道:



完蛋了

 

 



在辦公室外面,不時有目光在小靡身上短暫停留,然後又尷尬地溜走了。

「啊…請問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修女狠狠地盯了小靡一眼,但並沒有指出她所犯下的罪狀。

「這,還要我說嗎?」



「莉莉修女…我上次是因為沒有空才沒有去上心理輔導班…」

沒有退路的小靡急中生智,選擇先下手為強,決定先讓修女下了這口氣。



「…你這個藉口用了很多遍了吧!」

修女清了一清喉嚨,斜視着小靡,憤怒地問道。



「我……我不是不喜歡跟同學們溝通溝通……只是找不到話題而已,真的真的不用理我!」

小靡以一副下定了決心的樣子回答。在同學們心目中自己是一位內向的人,不太會跟別人說話,她認為這樣的情況根本不用去改變。

 


「親,才剛開學,是你認識新同學的時候啊!不如加入一些學生部門吧。」


「這不行不行!絕對不行的!!」


「你先聽我說吧。」

 



小靡的眉頭緊鎖得快要陷出一個坑來,心裏十分不來煩地等待她的理由。

「我知道你的內心其實是很澎湃的…只是不知道該怎樣表達出來。

你明明是很開朗的,為什麼總要表現得很陰沉的樣子呢?」

 



「你.....不懂的啦,我是真的不喜歡他們,不要逼我跟她們交流吧!」


「就信我一次吧,我昨天已經把你的名字遞交了上去!」



「修………女???」

聽得一頭霧水的小靡抑壓住心中的怒火弱弱問道。

 



「唉喲,是我轄下的一個部門,我可是給了你做干部噢,怕了嗎?」

莉莉修女以瞧不起的眼神盯著小靡。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獨裁啊!」

小靡最討厭別人恐嚇她了,尤其是一直對自己呵護有加的修女呢。



「別那麼生氣吧,給你一個名銜好了吧…會計如何?」

她洞察到勢色不對,便馬上用名銜來封住小靡那正在逐漸擴張的嘴巴。



「不……我並沒有這個意思……」

小靡還是一面怒髮衝冠的樣子,只因為她從來都沒有要參加什麼部門的念頭,這個突然其來的轉變令她萬分不安。

雖然聽到能做幹部的一瞬間她確實充滿熱血,但在這莫名其妙的情況下所提供的高職實在是有點不切實際,難以置信。



「秘書好嗎!?」

為了挽留小靡的心,修女用盡一切方法,所有甜言蜜語來引她上釣。



「我不!要!」



大名鼎鼎的一個副主席!!如何?」



「大大大大大名鼎鼎!!?」

 

 


「多……有多大……」

 



此時她兩眼發光,可惜羞恥感使她不敢問得太過直接。然而早已看穿一切的修女以肯定的聲線回答:

「可以獨佔部門獨有的課室噢。」



爽,整間課室也是屬於我的…又好像真的不錯噢……等等,還是先以退為進比較好。



「這…請問這算是賄賂嗎?」



「什麼賄賂不賄賂!為同學們服務有什麼可以賄賂的。只是…那裡有提供免費的零食而已,不過我想你也沒興趣吧。」

 



「我做。」

小靡一聽到零食就不管那麼多了,心想還是先看一看環境再決定做不做下去吧。



「哈哈,如果你也能跟別人那麼直腸直肚便好了。

放學後用這條鎖匙開門便行了,順便吧這些搬進活動室吧。

這個,這個也剪掉吧,拜托你了!

把這些全部都整理好,不用急但最緊要快,我晚點兒會過來看看你的。」



「啊哈哈....好啊.....」

 

 



大熱天時,小靡一邊拿著重重的一箱書本,一邊埋怨罵道:

「可惡的傢伙,這分明是在佔我便宜,把我當成工人!唉……還是算了,等等把所有的零食都搬進家裏去吧…」



她的腳步停留在學校第一層最遠的那條小巷,最後的一間課室門口。雪白的外牆稱不上殘舊,也稱不上新穎。

然而用不著鎖匙,輕輕推開門便自動打開了。課室的一小角馬上把小靡的注意力吸引住,箱子就這樣一下子被遺棄在地上了。

 

 



「騙人的吧!」

 



「消化餅??還要是…大特價買一送一!?」



這可惡的修女…把我的悸動還回來!




--------------------------------------------------------------------------------------------------------



小靡突然被一把帶惆悵又誘人的聲音吸引住,那人正站在吹著微風的窗邊,柔柔念着:

「可知?長生才是苦難?最是高處不勝寒……」



憂傷的眼神配上漆黑的瞳孔,長密的眼睫毛為那愁緒增添了一點韻味,手裏拿着殘舊的詩集,-

口裏不斷溢出耐人尋味的詩句。文質彬彬的她看似柔弱無比,然而明確的輪廓揭露了她的英姿及剛強。



這個人……
「哇,是個受。」

 


啊……
我居然就這樣說出來了…



靈敏的耳朵把我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收納了起來,銳利的眼神一下子便把我捕捉了。


拍一聲,書本便被丟在枱面上,她猛然轉身直視著我,用低沉又鎮定的聲音說着:



「把門閉上。」

 



唉唷…該不會是生氣了吧……但是生氣了也是無可奈何啊,畢竟是自己先出口狂言,

莫怪與他人。現在只好先服從她的指令,再另覓時機致歉吧…



「上前。」

「噢……」

 


自己那水桶般的身軀被來回地掃視了好幾回,她的眼神好像已把我全身舔了一片 ,

左打量,右打量,唉…好恐怖!!待了半天她才吐出一個字。



「行。」



「什麼…?」



我靜靜地等着她的回覆。我倆四目交投,持續了很久還是鴉雀無聲。

「快。」

「抱……抱歉…!?」

「唉……都是老手了」

 

 

 

 


突然,眼前陌生的小腿不安分守紀地提了起來,毫不懈怠地向上緩緩移動,撥開了小靡的白裙子。

「喂…?你在…干什麼??」

嬌嫩的大腿被調戲般地上下撫摸着,在快要碰到怕生的內側時,小靡下意識地作出反抗、㚒緊大腿,嘗試終止那邪惡的前進。



「哇啊啊!!!!」


「快……快點住手!!嗯…!」



忍無可忍的她一手捂著小靡柔軟的嘴唇,冷酷無情的她絕不容忍任何令她不快的聲音。

「噓…」

 



眼前人又向前方邁進了一步,不知廉恥的腿已伸進了那雙腳之間,剛探出頭來的花蕾被按了下去。

「嗯嗯!!」無法發出聲音的小靡含着淚水低聲呻吟着。

「你……還是頭一個敢來挑戰我呢。」

 


她微微一笑,這一笑可把世上萬物都為此傾心。

 


一頭霧水的小靡不斷發出嗯嗯聲,眼睛增大起來,呼吸得十分急躁。

放開了滿是睡液的手,撫摸她那泛紅的面容,重重地挑起她的下巴,用成熟又低沉的聲線說道:

「講,你…想怎樣玩…?」

 

 


拍!

 



來不及反應的眼前人默默地承受了衝擊,深深的紅印刻在那人的面容上,生氣的小靡大聲號叫:

「變態!」



小靡馬上左瞧右瞧,覺悟到不管向哪一個方向逃跑也最終只會被牢牢觸碰。

迫於無奈的小靡只好一直往後退,直到無法抗拒…



「噢……打我?挺有趣的。」


「啊啊啊別別別別別過來!」

小靡害怕得語無倫次地說過不停。



「快講!」響亮的聲音震盪全室。



「瘋子瘋子有個瘋子在這裏!!」

 

 

 

 



背面已碰上了冰冷的牆壁,身前卻躺著熱呼呼的陌生人。

「咦啊啊啊啊啊!!」



緊閉的罅縫及靈敏的花蕾都被對方的膝頭狠狠地頂撞了一下,使小靡痛得向前彎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我錯了!!求求你!!停………啊啊啊啊!!!!!」



她的腳瘋狂地踢小靡的下方,腳掌踐踏那嬌嫩的花瓣,停留在那裏不斷踩、踏、蹂、躪。

時而腳尖用力,時而腳踭發力,入面被壓迫得花蜜四射。

 



「啊!!不!!啊啊啊啊!」

突然,一陣狂風吹過,強而有力的小腿猛然地向上衝。

「啊啊啊啊會爛掉啦啦啦!!!」

 


踢、踢、踢!!



「啊!!啊!!啊!!」

她的腳用盡全力向上踢,每當踢完一擊後便往後拉,儲蓄積累再向上衝,花瓣都快要被踢得陷了下去。

被逼到牆上無法蹲下的小靡承受了所有的衝擊力,每一下敲擊都使她的內側振蕩起來。



「別再踢……嗚......啊嗯………啊………」



原本雪白的裙子沾了無數的鞋印,那人一踢、二踢、以及再三踢,每一下都力大無比,小靡的雙腿只要稍微軟下來便會被狠狠地踢回上來。

「啊……啊……啊……」
小靡已聲嘶力竭,剩下的叫聲都伴隨着節奏,有規律地叫了出來。

 


「站直!!」



「蹲下來了!」



「不啊哈啊……哈……」

 

殘酷的她持續性地不斷糾正小靡,要求她筆直地站立。

可憐的小靡只好大大地張開雙腿,咬住下唇乖乖地站着任人踢。

 

 


「啊嗯嗯………哈………啊…………」



那人邊踢邊笑,看着小靡面青唇白,便高興了起來。


「來……最後一下……把腿再張開一點兒。」

 



小靡一邊哭泣,一邊扎馬,閉上眼睛等着她的刑罰。

那人的腿向後拉了很久,眼睛直頂着小靡的下方,確認目標。絕望的小靡瞬間被嚇得崩潰了。

 



「啊!!!!!!!!!」

 



「啊……………」

這一次都比之前的更加用力,痛到無法叫出聲的小靡快要暈過去,整個人都向前衝,躺在那個人的胸膛,呻吟聲不斷地在她的嘴角溢出來。

 

 

 

 

 



「唉…現在總算是乖下來了。」

她歎了一口氣,扶著虛弱的小靡,眉頭微微鎖緊,露出一面不爽的樣子。

 

 


她放下了腿,改為一上一落,來回地與小靡交叉磨擦。在交叉的同時,各人的花蕾碰面不停,含蓄的花芯被滋潤得花蜜四溢,發出噗滋、噗滋 的聲音。

「唔嗯……不……別……」



呻吟聲夾雜着痛苦及羞恥在空曠的課室裏徘徊不斷,而流水的啾啾聲作和絃伴奏。

小靡除了低聲求援以外跟本沒有任何逆轉的可能性。



「停……啊…嗯…」

從來沒有失過手的她已經待得不耐煩了。她的手接着往下延伸,中指隔着濕布 踏入花芯,

側旁二指鎖著花瓣,狠狠地握著,左右搖擺,可是指頭已耐不住往內探進。



「別…進來......啊啊!!!」

由於剛才殘酷的踐踏已使她的下體十分敏感。

 



地上的小水灘因為燈光的照射下反映出濕潤的來源。

貪婪的五指一抓,連帶着內褲狠狠地轉入了那狹窄的峽谷。



「啊啊啊啊!」



「既然你的嘴巴還是不老實,那麼我只能問你這張嘴了。來!讓我聽聽!」



𣾴滋丶𣾴滋丶𣾴滋丶𣾴滋丶

「不.....不要……太快了!!!」



花瓣們被挑撥離間,一閉一開,就像真的在說話一樣,只是話語太迷糊不清。

「啊!!!停手!很痛!!」



指頭不斷左右向上拉扯,像要把裏邊的一切扒開一樣

滋、滋啾、啾噗、



「啊啊啊啊啊!!!!」

小靡承受着慘痛,再次大聲叫喊。



「裂了!要裂了!!放手!!」

 

 

 

 



「切,嘴硬。」

她鬆開了手,向上慢慢攀登。濕透的內褲被突然向上拉扯,塞進了花瓣之間的罅縫,各種洞穴被同時擠壓,

全身的重力都落在那一條濕布上,離地的腿不斷左右跳動,務求能碰一下地面。



「啊啊啊啊啊放手!!!痛!!很痛!!求你了!!是我錯了!!放過我吧!」

「唉,放手是吧。」她用一口厭倦的語氣說道。

 



雙腳着地使小靡鬆了一口氣,可惜短暫的時光並沒有持續下去。

「哈??」

迷惘的小靡又再次被提起。



每隔十秒便換來三秒的休息時間。她時以拉扯,時以鬆手,

就像在鋸木頭一樣,花兒不斷地被磨擦。可是掉下來的並不是零碎的木碎,而是香甜的蜜汁。



「啊嗯……不…啊……嗯哈…啊…」



解放及束縛的交替比起一直被壓迫更為痛苦。汗水不斷湧出,全身乏力,雙腳無法閉合使她失去了安全感。

「啊……嗯嗯……啊…哈……」

 



隨着濕布的上移,最被刺激的莫過於尿道口了。在剛才被踢的時候光管著閉緊它已經很痛苦了,現在每當它被強行扯開,

主人便要不斷竭盡全力夾緊那關閘,防止任何漏洞。 它只能在那短短幾秒裏稍微放鬆一點。可是正當能稍作休息的時間結束時,裏面的嫩肉又要再面臨挑戰。

「啊啊啊啊啊啊!!!別……別看………」



本來的三秒一下子被縮短了。突然其來的改動使她趕不上閉合,帶有微溫的數滴汁液沿着白滑的大腿流了出來。灰白色的裙子被弄濕了,殘忍地變得透明起來。

「哈…這樣便尿了……」


她的嘴唇微微彎起,冷眼地盯着小靡。手背輕輕遮掩嘴巴,邪惡地暗笑著。

「不要………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傷心至極的小靡忍不住淚水痛哭了起來,除了下身的痛楚及焯熱之外她跟本什麼也感受不到。


「沒有本事的話就不要隨便挑釁別人。哈,真可笑。我就要看看你如何把裙子弄到透明!」

 

 


殘酷無比、沒有一絲猶豫的她把濕布扯到最上,然後用手狠狠地壓下她的肚子下方,向上方大力一踢 。



「咦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次不管她再用力㚒緊,關閘也總會被破失守。內側的嫩肉被磨損,快感遍布全身,水閘 一次放水。

「嗯……夠……夠了……嗚嗚……」

羞恥感使小靡馬上淚流滿面,焯熱的尿道口不斷收縮,希望能吸回一點尊嚴。

房間飄蕩着新的氣味,裙子透明得連內褲也顯現了出來。

 

 

 

 

 

 


「無聊。」

這一聲使小靡的胸口像有大石壓了下來一樣。自己的尊嚴被人玩弄,自己的原則被人蹂躪,

但這些卻對眼前人而言是多麼的不值一提, 心裏不禁有十萬個不甘。



看到快要崩潰的小靡使她想要結束這個遊戲。她加快了節奏,決意尋找出能讓她大叫舒服的方法。

頭一次摸不着頭腦的她吸了一口氣,平復了心情後溫柔地說道:

「唉…是要我…嗯…溫柔…點嗎……?」



從來沒有試過溫柔的她第一次遇上難題。

 



看見小靡雙腳發抖,痛苦得很,她決定不等她的回覆了。

改變固有的方式,轉用五指伸向小靡柔軟的長髮,已猶未盡地拉扯着那鬆散的馬尾,迫使小靡向上仰望,

然後又悠悠地把小靡的頭靠自己頸後去,輕輕地在耳背 一吹。

 

 

 



「呼」

 

 



「咦啊啊!!!」

啾啾聲伴隨着落地聲使人格外留神,眼看小靡的身子軟了下來,害羞地跪在地上, 睡液不斷地從嘴角流了下來。

正在顫抖的她面紅耳赤,淚水突然止住了,在眼框裏來回滾動,水汪汪地望向前方,全身不斷抽搐。

 



「唔……哈……哈………」

「不會吧……吹耳朵便去了…?亅

面對着小靡的反應,經驗豐富的她也被嚇呆了。



「唉……還是挺有趣的。」

 



這一切都使她不禁興奮起來。畢竟這次也算是成功了,還要是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呢。

她轉了身,正想離開時卻又好像還有什麼東西還未說完。她清了一清喉嚨,像下號令一樣說道:

「你把我的腿也弄脏了。亅

 

 

「給我舔乾淨。」

 

 

 



崩潰了的小靡腦海裏一片空白,根本沒有了思考的力氣。她面容呆滯,下身的沉痛令她無法站立起來,她一步一步地向前爬,麻木地照做了。

跪在冰冷的地面,絕對不敢抬起頭來。低賤的她跟本沒有資格與那個矜貴的人對望。發抖的手提起了那人的右腿,

仔細尋找那不潔的地方。雙手緊抱着,由下而上,慢慢地為她清潔,舌頭不斷轉動,撥弄。

喝着自己留下的蜜汁,嘗着那不凡的甘甜,羞恥感不斷湧上心頭來,在不知不覺間,原本的甘甜被換上淡淡的鹹味。

 

 



「夠了。」



她突然轉身,沒有了支撐的小靡差點便要倒在地上。

 



是自己做錯了嗎?

 



傷心至極的小靡已經累透了,而然,她並沒有作出任何回答,只說了一句:

 



「把地板也抹干淨。」



留只下了這一句,便慢慢地向門口前進。

 


她,連一眼,也沒有回望。







-----------------------------------------------------------------------------------------------------------------------------------------------------------

老實說,朕認為本皇會是月更的吧,所以如果你發現朕很久也沒有上載新文章的話請不要害怕,朕是不會棄文的。

啊對對對,朕跟故事裏的渣攻在現實生活裏表白了,我們定下了一個約定,為期三個月……只要朕堅持下去才會有下文…



所以這故事到目前為止是以朕和她相識那好幾年所發生的事情再加一點想像力(好吧不只是一點兒)所提煉而成的。

如果朕最後娶不到她回來的話,朕可是會在這篇文章面前自盡!



不過朕猜在自盡前……會先因為心臟病發以歸真吧!!

((學姐啊啊!天天賣萌可耻你看看!因為你所以朕的思想都變得那麼變態了!!看朕怎修理你 QAQ

2015/10/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靡葉國

靡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路人
  • 什么时候在更啊
  • 嗨~
  • 你寫的真好什麼時候要更新文章啊??
  • 悄悄話
  • 焰
  • 什麼時候更阿,寫得超好的
  • 日冕
  • 真的寫得太好了,非常期待你的更新:D
  • kz
  • 啥時更新啊?期待~~~
  • 遊客
  • 求作者 更新更新

    偶然找到的文 真不錯看
  • 赩風
  • 更新吧大大
  • Dustin
  • 這文章有點變態
  • 訪客
  • 更新!更新!想看~
  • 訪客
  • 大大~來催搞嘍~不交就罰…開完笑的😊
  • 悄悄話
  • 搖夜
  • 作者大大,您斷更了很久了啊......
    怎麼可以跨年份違停呢......
  • 其實我自己一直都有寫下去,可是最後我的小攻不要我了😂五月後我便會把我之前所寫下的文章po出來,我覺得故事走向會很虐心...至少我自己被她傷得很重

    靡葉 於 2017/04/17 20:36 回覆

  • Coffee2046
  • 過去了的話便要放下, 不要太執著過去
  • 訪客
  • 求文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