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是殘酷無比、挖了百合 高H 虐身 SM 調教 反攻 文。

 

上一章實在是太過暴力了,朕都不敢再重看了啦啦啦啦啦啦 ~

 

所以這次先歐打小受!然後再給她一個反攻的機會!仁至義盡了!

 

還沒有看上一章的也可以先看這一章

 

 

由於個人理由,小靡加入了全校最冷門的部門,

 

 

 

認識了霸氣渣攻主席。作為主席

 

 

 

為了培育出色的繼任主席必先要教會她拒絕他人。

 

 

 

於是赤安便決意從身體開始好好地調教小靡,

 

 

 

然而小攻慢慢地開始無法再狠下去了....

 

 

 

 

 

對,是渣攻x逗b受 高h 有愛 虐身虐心 之GL 文

 

 

 


本文過度真實,慎入啊!


----------------------------------------------------------------------------------------------------------------


地板上淡黃色的液體已成了小水灘,灘上浮着一個裝了水的小膠柸,

 

柸上卻正對著那濕滑的縫隙。

 

柸子還見證了液體從一滴一滴丶到傾盤而流 ,

 

從嗒嗒聲到㗳㗳聲,從空空蕩蕩的到快要溢瀉出來⋯⋯

 

淫蕩的氣息連連不斷地從女廁悠悠散出。

 

 

 

「水………我…要水……」


小靡低聲弱弱地念着,看來還是對腳下的小水杯念念不忘,

 

原本帶淡粉色的嘴唇已隨著面色漸漸變得蒼白起來,兩腿不斷顫抖。

 

赤安微微一笑而不作任何回應,只用那雙白滑而修長的手指調戲着小靡,

 

到了最舒服的地方卻只是輕輕滑過,或是在那兒打轉,或是在側旁揉按着,

 

使小靡扭動不停,慕求能碰巧止一点癢 。

 

 

 

可是每一寸的肌膚不但沒法得而滿足,反而快感遍佈全身,鬆鬆麻麻的。

 

柔軟的花芯只好收緊一點,縮一點,吸一點,彌補一點空虛感⋯

 

接連不斷的呻吟聲伴隨着杯子上的滴答聲奏出淫蕩的交響樂曲,

 

隨着時間的流動,聲音便一同隨着漸漸放大。

 

 

 

「啊!!嗯……啊……嗯嗯…伊啊!!不要…啊…!!亅

 

殘酷無情的赤安用量度尺狠狠地拍打了正在縮小的小花芯,

 

然後卻溫柔地按摩了左右,安慰了等候多時的花瓣,

 

正當花兒享受著陣陣快樂時,赤安突然狠起心頭來,

 

用力把花瓣撥亂,打轉,再大力拍打。

 

 

 

拍!拍!拍!拍!拍!拍!

 

「啊啊…!嗯…這裏……嗯嗯…啊…」

 

 

快感夾雜著痛感,每一次拍打都令人不禁期待。

 

嬌嫩的花瓣經過一連串的安慰後不免被磨損了一點。

 

可是一陣子的痛楚並沒有 長久,接著的 卻是更令人慾火焚身的撫摸。

 

 

「啊啊啊啊!!那裡!!只有那𥚃真的不可以!!!」

 

放下了心愛的道具後,討厭的手指便緩緩向上攀升,

 

捉弄了不安於位,正在探出頭來的花蕾。

 

 

 

面對著一輪誘人的呻吟聲,赤安愈來愈得寸進尺,

 

雙指同時用力夾攻,夾著可憐的小花蕾,

 

指頭都弄痛了,但就是不行放手…

 

 

 

「啊啊啊!!停手啊!不要!!!」


小靡雙腿伸直,握緊拳頭,抬頭向上 望,

 

淚水再度流出,等待快要迎來的解放。

 

 

「…哈……嗯嗯??亅

 

小靡一會兒後再說道:

 

「不!!你不能這樣!!!」

 

 

小靡不禁責罵赤安的殘忍,但不論再多的掙扎,

 

換來的只是被赤安貪婪地欣賞自己不得意的神情。

 

「你!!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對我……」

 

 

 

小靡用力把腿㚒緊。


只需要多一點的磨擦,只是那麼的一點,便可以短暫熄欲。

 

可惜一切都只會是徒勞無功,在被捆綁之下雙腿根本無法動彈。

 

 

 

然而她並沒有打算在此罷手,

 

用盡世上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聲線譏諷着:

 

「哈哈哈!不是你自己說要我停手的嗎??

 

現在又發大小姐脾氣,唉。」

 

赤安的話語雖然使人火冒三丈,

 

但是無能的自己又可以作出什麼樣的改變呢?

 

 

 

不也只能緊咬下唇,無奈地接受嗎?

 

 

 

赤安突然彎下了她那纖瘦的腰,仔細地檢查那帶点紅的花瓣,

 

微微皺起眉頭, 用一雙深感同情的眼神說道:

 

「唉喲,真的弄花了点,但不要緊…亅

 

 

她清了清喉嚨,向眼前人靠近,慢慢地撥開了小靡沾濕的劉海,

 

盯住小靡大聲喝著:

 

「花了的話擦走不就行了嗎??????」

 

 

她彎下身子,快速地拿起早已準備好的橡皮擦,

 

對著楚楚可憐的小花蕾一擦二擦再三擦,

 

全身最敏感的地帶一時被大力抑壓,

 

強烈的磨擦簡直是不能直視的酷刑。

 

 

 

「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住口!!!是要我再大力點嗎???亅

 

 

小靡立刻咬著下唇,很快便咬出了一條紅流,嘴角溢出嗚嗚的悲鳴聲。

 

花蕾被擦得充紅飽滿,每一擦都是大力無比,

 

原本的快感被磨得一乾二淨。

 

 

「嗚嗚……嗯!!!啊……嗯嗯!!」

 

地上的橡皮擦碎越積越多,花蕾被擦上過百次,

 

人已是奄奄一息。

 

 

赤安知道𣎴可以再繼續下去了,便一臉無奈,

 

用鄙視的心態斜視著小靡,嘴角輕輕上揚諷著:

 

「唉,看你忍住不叫…就不再幫你弄乾淨了,感謝我吧。亅

 

 

 

每一句話語都在小靡腦海裏徊盪,

 

一股熱流在肚子裡沸騰起來,使小靡犯下令她後悔莫及的錯誤。

 

 

「哈……我還要…感謝妳?

 

我只是個副主席……不是你的奴隸……!主席什麼的我……亅

 

 

 

話還没有說完,已觸怒了眼前人。

 

 

拍!

 

 

「閉嘴!你以爲想辭去就能辭去的嗎?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坐這個位子?

 

你無能也就算了,我讓你靠著我,跟我學習助你成長,你這賤貨還敢頂嘴???亅

 

 

 

小靡啞口無言,淚水不斷滑下,無奈得不禁低下頭來。

 

「要放棄的話就說啊,反正這部門也沒有人在意,在學生會裏也不被重視……亅

 

「那麼你為什麼還留下來…??亅

 

終究也是按不下肚子裡的那團火,內心的話衝口以出。

 

 

「以你的聲譽加入其他部門應該不困難吧……」

 

不知道又碰到她的那一條神經,

 

赤安又再次掌摑她的花蕾,使小靡痛得說不出話來。

 

不一會兒,便進入了休克狀態。

 

 

「切,只是這種程度便暈了過去……」

…………

「喂」

…………

「今天……下手又重了點嗎…………」

…………

「我…可不許你轉部……」

…………

 

可能是剎那間的錯覺,自己的面孔好像被人溫柔地撫摸著,

 

身體的肌肉也好像被人舒緩過,

 

嗯,一定是錯覺…

--------------------------------------------------------------------------------------------------------------

好的,她們終於要走出這廁所了!


其實…朕早已寫完了這一章:D 


故事的劇情就會由下一章正式開始


下一章………哇卡卡卡卡


2015-8-27


--BY 靡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靡葉 的頭像
靡葉

靡葉國

靡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路人甲
  • 非常有趣 作者可能有一點病態
  • 詠融
  • 下一篇下一篇
    我要續文